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一卷 第一千三三百七十六章 我自横剑向天秀

作者:踏雪真人本书字数:K更新时间:
    运气淘宝店的外面,已经聚集了足有数千人。其中星甲就有三四百具。

    武装星甲的星师,都是七大世家的人。在七夜这个交易市场,也只有七大世家的人才有资格武装星甲。

    像高正阳这样的外人敢在七夜武装星甲,一定会引发七大世家联手围攻。不过,今天的情况却不一样。

    这次事情看起来是洪家惹出来的,别人犯不着为洪家出头。最关键的,高正阳很不好惹。运气淘宝店里面,一块块碎裂的星甲和星师,也证明了高正阳的强横。

    在这个时候,更没人愿意冒然出头。毕竟,像楚媛这么自以为是的大小姐可不多。

    楚缺看了眼周围越聚越多的人,她对高正阳说:“现在人越来越多了,你还不走,再等什么?”

    楚缺真的很无法理解高正阳,在洪家杀了那么多的人,不立即离开还在这大模大样的耀武扬威,他到底想干什么!

    “我为什么要走?”高正阳反问。

    楚缺有些无奈的说:“等洪家的人到了,你想走也走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不以为然的说:“你这话却没道理。我问你,有人想谋杀你,你把谋杀犯杀掉,然后怎么做?掉头就跑,装作这件事和你无关?”

    高正阳教训楚缺说:“不论是法律上,还是道理上,我都没错,我为什么要跑?”

    楚缺被问的哑口无言,楚媛也是目瞪口呆,像看傻子一样看着高正阳。

    周围看热闹的其他人,也都愕然。高正阳这思路还真的诡异。虽然从法理上说似乎没什么不对,问题是这里是七夜,这里是七大世家的七夜!

    在七夜,七大世家才是法,才是理!

    高正阳太狂妄了,居然想在七夜也洪家将法理。他有这个资格么?

    楚缺想了下说:“你觉得洪家愿意和你讲法理么?”

    高正阳笑了笑,他低下头在楚缺耳边说了一句:“我知道洪武在天狼星域,他短时间内回不来。”

    楚缺更震惊了,她瞪大眼睛看着银晃晃的星甲,很想看看高正阳现在的表情。可惜,她眼神再好也看不到高正阳现在的样子。

    洪武是洪家当代的黄金神将,也是洪家家主。这位强者,自然是联盟最顶尖的巨头。洪武不喜欢天京,他常年待在天狼星域。

    天狼星域环境其实极其恶劣,有各种强大星兽。其中一些强大星兽力量并不逊于黄金神将。

    洪武生性好战嗜杀,他每天不打架似乎都难受。住在天狼星域,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。

    也正因为洪武好战的性格,他在黄金神将中是出了名的难惹。就算是其他黄金神将,等闲也不愿意和他交恶。

    所以,洪武虽然人不在天京,洪家的影响力却并不受影响。高正阳说洪武在天狼星域,那意思就是说,除了洪武他谁都不怕!

    的确,天京虽然有几位黄金神将常驻,但这几位神将只怕没兴趣帮着洪武出头。洪家如果解决不了这件事,那也是洪家丢脸。

    高正阳的意思很简单,除了洪武之外他谁都不放在眼里。任凭洪家调兵遣将,他就正面硬钢。

    楚缺实在无法理解高正阳的自信,洪家作为七大世家,能调动的力量何等庞大。在天京这个地方,派出几百个顶级白银星师都不算难。甚至有不少超限白银星师。

    高正阳一个人,再能打又能如何。

    楚缺觉得高正阳真是太自大了,这可不是游戏,他就一个人,输了就彻底完蛋。洪家却有无数人可用,随便和他消耗。

    不论输多少局,只要能赢一局就行了。

    她不想看着高正阳送死,忠告说:“你不要太小看洪家。而且,你在七夜这么闹,也影响了其他世家做生意。谁都不会放任你乱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的好意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知道楚缺是好意,但楚缺不了解他,也不可能了解他。

    这个宇宙中,大概只有那些同级的神主,才能明白他的想法,明白他行事的用意。

    高正阳问楚缺:“你听说过顿悟么?”

    楚缺有些茫然:“什么盾舞?”

    “顿悟就是一点灵机感应,大彻大悟。从此鱼化飞龙,天高海阔,纵横无阻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说:“一个最古老的例子,就是释迦摩尼。他原本不过是个凡人,看到人间疾苦,心生悲悯,却无法排解。坐在菩提树下几天,一朝顿悟,立地成佛。”

    这种远古的宗教传说,一般人还真不知道。但作为学霸,楚缺还真读过这段记载。她非常诧异:“你的意思是你顿悟成佛了?”

    “不能这样比。”

    高正阳轻描淡写的说:“他只是思想上觉悟了,我是力量上觉悟了。”

    楚缺更惊诧了,星师修炼可不是玄学,而是一门严谨的科学。精神力修炼听起来虚无缥缈,但在修炼方法上已经非常成熟。有着完整模式和程序。

    天赋超强的天才,修炼起来自然会很快。但是,天才也要遵循科学。

    一般来说,星师在精神力量上的修炼,会有三次大幅度跳跃。

    第一次是初次修炼精神力量,天赋好的天才修炼后,会有立竿见影的效果。很可能修炼过后,精神力就暴涨到几百的数值。

    第二次就是学习精神秘法,契合自身的精神秘法,会刺激精神力量再次大幅跃升。

    第三次,就是超限白银星师成为黄金神将,精神力会在那时候暴涨数倍。

    高正阳早就过了第一、第二阶段,难道他炼成了黄金神将?

    这个想法在楚缺脑子里闪了一下,就被她推翻了。

    自从有星师这个职业以来,从没人能在三十岁之前成为黄金神将。

    道理很简单,人体太脆弱了,黄金神将的力量却太强大了。哪怕是用星甲作为力量载体,星师也需要循序渐进强化精神和肉身,才能承载黄金神将的力量。

    就像七大黄金世家,明明掌握是成熟的黄金神将养成秘法。可每一代至多培养出一个黄金神将。可想而知,成就黄金神将的难度有多高。

    楚缺忍不住问:“你到底觉悟了什么?”

    高正阳大度的说:“看在朋友的份上,我可以告诉你,我领悟了星力本质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?”楚缺很不解。

    高正阳没有多解释,他一把抄起楚缺和楚媛,向前方扔了出去,“想知道么,在外面好好看着吧。注意安全,误伤了概不负责……”

    楚家的一群星师都吓坏了,高正阳驾驭星甲把人扔的又高又远。楚媛和楚缺虽然都是白银星师,可仓促之间无处借力,这么直接摔下去只怕人都摔死了。

    几个星师急忙飞过去,想把人接住。但楚缺人在半空中就已经掌握平衡,周身湛蓝星力如羽翼般扩散伸展,把她身体完全稳定住。

    楚缺在空中一伸手,一具深蓝色星甲就从量子空间飞出来,零点几秒的时间内完成重组,把楚缺完全包裹起来。

    这具深蓝星甲,外形秀气线条简洁流畅,星甲外层隐隐有一丝丝蓝白电光游走。才外形上说,星甲简洁流畅的线条像电豹星甲,但中正大气的样子又有些像神圣骑士。

    深蓝星甲手中拿着一柄半透明深蓝长枪,长枪上电光流转,若隐若现,看上去很不稳定。

    武装上星甲的楚缺,一伸手抓住了堂姐楚媛。她控制的星甲稳定而柔和,没有让楚媛受到一点伤害。

    这具深蓝星甲太漂亮了,远超联盟现有所有制式星甲。就算是高正阳武装的明光飞鳞星甲,也没有这具星甲炫酷。

    深蓝星甲凭空出现,也吸引了众多关注的目光。

    能站在这里的人,大多识货。一眼就认出肯定是量子空间装备,这才能随身携带星甲。不得不承认,这种凭空召唤、武装星甲的样子,帅到没有朋友。

    不少人都啧啧称叹,不愧是楚家,随手就能拿出这么逆天的装备。

    楚媛却很沮丧,她隐隐听说楚缺有量子装备,却从没见过。今天,她才亲眼见识到了楚缺量子空间,见识到了楚缺的私人星甲。

    作为七夜的负责人,楚媛虽然脾气很大,眼光却还是有的。楚缺这具星甲外甲就是用星空冰晶造的,这就至少值百亿。

    这可是百亿啊,就算楚家那么豪富,真正能拿到这个级数配额的人能有几个。楚缺才二十四,比她小了十多岁。待遇却比她好太多了。

    楚媛一直觉得自己不错,在楚家也很受重视。今天她才发现,原来,自己在庞大的楚家根本算不上什么。

    想到之前还对楚缺指指点点,楚媛又是心酸又是羞愧。

    楚缺这时候也没心思关注楚媛的情绪,她看到一群洪家的星甲已经杀到了。

    这群星甲全是深红涂装,胸口有个双剑交叉执法标记。

    洪家的执法者,专门负责杀戮强敌,是洪家最精锐的星师队伍。

    这一队执法者数量足有三十人,各个都是顶级白银星师。他们呈环形向着高正阳围过去。

    突然冒出的执法者,把周围看热闹的人都吓的四散逃窜。只有那些武装星甲的星师,才敢在外围看热闹。

    “把我堂姐带到安全的地方。”楚缺把楚媛交给一名自家星师,让他立即带着人离开。

    这里是交战现场,太危险了。

    几名星师急忙护着楚媛离开。没有星甲保护,哪怕是飞溅过来一块石头,都可能把楚媛砸死。星甲爆发的破坏力实在是太强了。

    “洪家执法者,这下热闹了!”

    “听说北宸很能打,不知能支持多久?”

    “三十个精英执法者,里面那个为首的还是血腥弯刀,超限白银星师,北宸死定了!”

    一群武装了星甲的星师,通过外放传声器聊起来,反正他们都是各大世家的人,也不怕洪家执法者把他们怎么样。

    楚缺悬浮数十米的高空上,有些担心的看着地上的明光飞鳞星甲。以高正阳对于战斗的敏锐直觉以及星甲的爆发力,他现在逃还有一点机会逃生。

    可高正阳稳稳站在那,根本没有逃走的意思。

    这一队执法者带队人血腥弯刀,也对高正阳的反应略有些意外。老实说,他已经很久没有看到如此嚣张的星师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北宸?”

    血腥弯刀到是想和对方聊聊,至少搞清楚他为什么发疯。以后有人问起来也好回答。

    “嗨……”

    高正阳很热情的招呼,“你星甲很炫酷,不错不错!”

    血腥弯刀立即意识对方不是和他说话,而是、和那个楚缺再聊天。

    当着他的面,居然还敢和别人聊天,他甚至有点想笑,这人真以为这是王者联赛游戏么!

    “不过是个不知死活的小孩子。”

    血腥弯刀也不在意了,这样人虽然不多,却总是有的。因为活的太顺利了,以至于忘记了天有多高,地有多厚。

    血腥弯刀把手里弯刀向着高正阳一指,沉声命令说:“杀。”

    执法者星师一起向着高正阳冲过去。其中两个远程星师更是同时开弓放箭。

    高正阳控制着明光飞鳞星甲向后退了一步,明光飞鳞星甲高大华美的身躯上流光一转,凭空消失。

    连环激射的数支长箭穿透空无一物虚空,激射到下方建筑内。建筑上立即多了几个深不见底的深洞。

    但没人关注那深洞,所有人都在看着空荡荡空间,寻找着明光飞鳞星甲的位置。

    有一些星甲能隐身,但都是光学上隐身,瞒不过星甲的扫描。毕竟星甲上的星力是无法隐藏的。

    但是,明光飞鳞星甲就这么凭空消失,居然没有星师能发现他的痕迹。执法者们也找不到高正阳,都停滞在原地很是茫然,他们从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。

    血腥弯刀正要发号施令,突然在视界中发现一丝异常星力反应。也是他精神力超过两千极限,才能如此敏锐。

    他不假思索,弯刀反手斩过去。这柄弯刀长六米,重四百公斤。一刀下去,什么星甲都能斩成两半。

    空中银光光影一闪,隐隐出现了明光飞鳞星甲的轮廓,却像隔着一层半透明马赛克,看的非常不清楚。

    一点银色剑光闪耀,轻轻点在血腥弯刀手中疾斩弯刀上。双方兵刃交击,血腥弯刀就感觉像是触电了一般,浑身都是一麻。

    他还想用精神力压住这种异常反应,可那种麻痹非常可怕,不止是有电的力量,还有种如同剧毒般的星力,让他星力都被感染。包括他精神力,都变得异常虚弱。这其中还有种冷彻神魂的寒冰力量。

    电力和毒力、寒冰三种交错组合的复杂星力,让血腥弯刀当场中招。虽然他精神力异常强大,几乎是瞬间就强行把所有异状压下去。

    但这个瞬间的空隙,却已经足够高正阳出剑了。

    一道银色电光,无声无息贯穿血腥弯刀的胸口。强烈雷电力量,让血腥弯刀上半身瞬间碳化粉碎。

    只是一剑,高正阳就解决了威名赫赫的血腥弯刀!

    所有看到高正阳这一剑的星师,都是心底一冷。虽然不知道高正阳怎么做到的,但如同鬼魅般的一剑,让人不由自主的心生敬畏。

    其他执法者已经围攻上来,但明光飞鳞星甲一闪,再次消失。等银色幻影再次浮现时,已经到了另一具星甲背后。

    银色幻影一闪即逝,那具星甲却的无声碎裂成四段。

    众多执法者都急了,按照高正阳这个杀戮速度,一分钟内他们就都要死光了。所有执法者都经验丰富,他们试图通过站位、组阵等方式对抗。

    但是,忽隐忽现的明光飞鳞星甲,在隐身的时似乎能穿透一切阻碍。不论执法者如何站位,组队,明光飞鳞星甲都会出现他们的死角,发出致命一击。

    更为可怕的是,明光飞鳞星甲剑刃有多种星力变化,剧毒,寒冰,雷电等等。只要被剑刃碰到,立即就会浑身麻痹瘫软,眼睁睁看着对方一剑刺来却无力反抗。

    这种战斗节奏太快了,执法者虽然有三十人,但只要看到银色幻影一闪,就必然有人应剑而死。

    如此,银色幻影只是闪了三十次,所有执法者都变成了尸体。

    血红的星甲残片和血红的尸体,洒满了数千平米的空间。一眼看上去,到处都是一片惨红。

    所有看热闹的星师,都被这场杀戮吓的肝胆俱裂。不需要谁说话,所有人都远远退开,一直都推倒了楚缺身后。

    他们原本还看不上高正阳,现在发现,似乎只要高正阳愿意,在场的数百星师都得死。

    银色幻影一闪,明光飞鳞星甲再次出现在商店大门前。这一次,明光飞鳞星甲通体银光闪闪,显得光明正大堂皇华美,再没有刚才那种若隐若现的虚无和诡异。

    楚缺长长吐了口气说:“这就是你说的领悟了星力本质?”

    高正阳双剑交叉轻击,对着楚缺说:“别急,按照惯例我要吟诗两句!”

    剑刃交击的剑吟声中,高正阳高声吟道:“我自横剑向天秀,路人跪呼六六六!”

    高正阳念了一句,问楚缺:“我诗如何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楚缺无话可说。( 霸皇纪 http://www.xiangcun5200.com/5/5551/ 移动版阅读m.xiangcun5200.com )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